机箱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箱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创业板难以承受之轻
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05:37:48 阅读: 来源:机箱厂家

作者: 朱伟一

"创业板是非常美好的故事,但只是故事而已。"

“此曲胡人传入汉,诸客见之惊又叹。”自其被引进以来,资本市场的作用在中国得到不断提升。创业板于是大行其道。

创业板的概念从美国而来,其运行流程如下:企业家有创新概念;风险投资基金投入资金,帮助企业家创业;产品成功之后,公司上市在创业板上市;私募投资基金售出其在公司中的股份,再拿出部分回报去投资新的企业。如此周而复始,不断创新,不断创造,比尔·盖茨这样的创新英雄便会如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穷。

创业板的重要性已经被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。据说,创业板对中国的企业创新和升级有着关键的作用。总之,创业板与我们的千秋大业联系在一起。

非常美好的故事,但只是故事而已。问题在哪里?问题在于,如此孕育企业,周期太长,出栏企业太少,远远不能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的需要。

每时每刻,世界各地都有无数私募股权基金正在各地寻找企业,但私募股权基金所寻找的是可以立刻出栏上市的成熟企业。大部分私募股权基金如同搜寻明、清家具的古董商,需要立等可取的商品。商人的耐心是有限的,对于培育新技术并无耐心。

有人提出,弄潮儿创业板暴富,是社会对其创新的肯定和褒奖。但比尔·盖茨研究计算机开发,那是因为他天生喜欢,与今后能否在纳斯达克上市并无关系。如果企业与纳斯达克真有关系的话,那主要是微软成就了纳斯达克,而不是纳斯达克成就微软。

企业上市是为了扩大生产规模,是为了抢地盘、抢市场,并不是为了什么真正的创新。而且从上市第一天起,许多企业便走向反创新,走向反动。比如,微软在上市之前是朝气蓬勃的,是锐意创新的,但上市之后却借助垄断赚钱。在美国和欧洲,微软数次成为政府反垄断的调查对象。

即便企业真有需要通过上市融资,也并不需要什么创业板。在各主流国家,创业板早已是被唾弃的话题。就连创业板的故乡美国,也早已不提什么创业板了,纳斯达克早已不打这场牌了——不好意思打了,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许多所谓的高技术公司已经寿终正寝。

纳斯达克当年确实有所创新:纳斯达克使用了计算机交易,纽交所却迟迟不肯与时俱进。但时至今日,两家股票交易所早已合流,纽交所早已安装了计算机交易系统。岂止是合流,两家股票交所已经开始恶性竞争,两家交易所互挖墙角,争抢上市公司。

2010年,美国大陆航空公司与联合航空公司合并后上市。纽交所与纳斯达克你争我夺,最后是纽交所抢到了这家公司。作为交换条件,纽交所支付航空公司上市开盘时的庆典费用,并购买航空公司杂志的广告,热烈庆祝公司上市成功。纽交所拼命向潜在上市公司许诺,纽交所可以为它们提供高质量的院外游说和公共关系服务。从很多方面看,纽交所已经沦落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。

纽交所与纳斯达克之争已经持续了几十年。2010年,纽交所成功反击,从纳斯达克挖走的公司的市值达370亿,而纳斯达克从纽交所挖走的公司的市值只有100亿美元。

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纳斯达克1996年有5556家公司,到2009年只剩下2852家公司。目前上市公司减少,收购兼并减少,许多所谓的高技术公司寿终正寝。

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争抢上市公司决不是为了搞什么创新,而是为了争夺上市公司所缴纳的年费。纽交所上市公司年费最高达50万美元,而纳斯达克的年费最高20万美元。从本质上说,我们所说的资本市场和创业板是赌场,至少有很强的赌场性质。纳斯达克和纽交所是要坐地收取赌场费。

真正的创新就是与主流做法和意见不同。智慧来自不同意见。美国法院合议庭的判决书中,任何一位法官都可以写下自己反对判决结果的不同意见。这才是保证一个民族真正创新的做法。

中国的资本市场酷似《围城》中的“小城市的摩登姑娘,落伍的时髦,乡气的都市化,活像那第一套中国裁缝仿制的西装,把做样子的外国人旧衣服上的两方补丁,也照式在衣袖和裤子上做了”。

创业板的各类问题暴露之后,颇受到一些非议。有关部门的官员勇敢地从后台站到前台,为创业板评功摆好。完全没有这个必要!我们在评介证券监管机构的功过是非的时候,不能只看其一项又一项政策的失败,而是要看证券监管机构对一项创新到底抵制了多久。

创业板的出台,经过长达数年的反复。某种意义上,这种拖延就是证券监管机构的成绩。但我们必须承认,资本势力一旦形成,监管部门是很难与之抗衡的。中外资本的力量是强大的,中外资本合流之后便更加强大。中外资本需要牟利空间,创业板就是这样的空间。资本市场的种种创新可以被延缓,但很难被阻止。

在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地方,资本市场的潮流浩浩荡荡,是不可抗拒的:顺则昌,逆则亡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,每一个都有言不由衷的时候。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也不例外。但我以为,做了违心的事,就不要说违心的话;说了违心的话,就不要做违心的事。不要即做违心的事,又说违心的话。

我不反对创业板,也不反对资本市场,创业板是赌场我也不反对——人生就充满赌博,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。但我反对以资本创新的名义和手段骗取或抢劫中产阶级的财富。

(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)

短发美女图片

陈柳溪

外国女人福利

甜心辣妹诱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