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箱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箱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网络揭丑与美国的扒粪运动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5:17:54 阅读: 来源:机箱厂家

作者:张国平

摘要:轰轰烈烈的美国新闻界“扒粪运动”虽然过去了一个多世纪,但作为媒介监督社会的序幕影响至今。网络媒体随着自身的发展,也开始发挥其舆论监督的巨大威力。网络揭丑与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有很多近似之处,但也有许多不同点。

关键词:扒粪运动 网络揭丑 舆论监督

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

19世纪末20世纪初,美国的商品经济得到高度发展,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走向了垄断。一些经济巨头控制了美国的经济命脉,他们为了巩固这种垄断地位,对内无视员工的利益,对外以损害公众利益作为赚钱的重要手段。一部分新闻工作者敏感地意识到这一社会问题的严重性,试图用一种主动的、深入报道的形式来发掘、揭露这些丑恶现象。1903年,《麦克卢尔杂志》刊登了林肯·斯蒂芬的《扒粪运动》,揭露了市政腐败的内幕。此后的几年中,一些新闻记者利用大众传播媒介提供的舞台,把焦点对准一些大企业财阀,揭露他们不顾公众利益巧取豪夺的卑劣行径,揭露丑闻的文章达2000多篇,这些文章的作者被西奥多·罗斯福总统挖苦为“扒粪者”,这场轰轰烈烈的揭丑运动也被称为美国新闻界的“扒粪运动”。虽然这场运动以“揭丑运动”的旗帜性刊物先后被保守的企业集团购买而宣告结束,但是新闻界掀起的“扒粪运动”却推动了美国政府的一系列改革,帮助美国渡过了经济危机的难关,也给后世留下了深远的影响,发挥了积极的社会作用。它不仅促成了美国公民意识的觉醒,更使舆论监督的观念深入人心,最终造就了现代意义上的新闻调查这种全新的新闻报道形式。

网络揭丑的兴起

随着网络媒体的兴起,网络逐渐显示出其强大的舆论监督功能,从2008年至今一系列的网络揭丑事件,让人们又一次感受到了网络舆论的威力。从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原局长周久耕的“天价烟”到深圳海事局某位领导猥亵11岁女生的行为曝光,从三鹿的三聚氰胺到云南看守所“躲猫猫”事件,从温州拉斯维加斯豪华考察团到杭州富家子飙车撞人案等,在这些网络揭丑事件中,人们利用互联网平台,通过众多的网民推动和相关部门的介入调查,最终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。

新闻揭丑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,从央视的焦点访谈到质量万里行再到每年一度的“3·15”晚会等,这些依靠的都是传统的电视媒体,往往会受到播放时间和播放内容的限制,而且由于电视制作成本高、周期长,很难真正起到监督社会的作用。随着互联网的兴起,网络的草根性、开放性、大容量和无限放大的传播力量,为网络监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。它可以在第一时间报道或者揭露事件真相,把舆论聚焦到某个事件上,无形中形成了一种巨大的监督压力,扬善除恶,弘扬社会正气。网络揭丑是全民监督的重要体现,是互联网时代新生的“第四权力”形式,尤其在正常的监督形式缺位时它常常能发挥出很好的监督作用,正如有人评论说,互联网“就像一缕阳光,只要晒到的地方便长不了霉毒”。

时代背景基本相同。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产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,经过南北战争后的美国经济迅速发展,但急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使其社会结构短期内发生了重大变化,同时也产生了种种社会问题。一边是社会财富迅速增加,另一边却是血汗工厂、贪污受贿、尔虞我诈、假冒伪劣……经济秩序极度混乱,社会生活开始动荡。其中最核心、最严重的是腐败现象如同某种“综合征”一样突然暴发,其广度与深度都令人瞠目结舌,似乎全社会都深卷其中。正是严重、普遍的腐败造成社会道德整体败坏、精神全面危机,更使贫富差别急剧扩大、各种社会矛盾陡然尖锐,已经危及社会的稳定。

从中国网络揭丑运动兴起的背景看,同样是发生在国家工业化、城市化的过程中。工业化促使大量农村劳动力拥入城市,城市管理体制无法适应人口剧增的压力,于是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。与此同时,血汗工厂、贪污受贿、假冒伪劣、官商勾结等现象也同样存在,企业纠纷、劳资纠纷、城乡矛盾比较突出。但是法治的进程、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水平转变还跟不上经济的发展需要,一些领导干部脱离群众、脱离实际、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严重。人们在一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,转而依靠网络的力量,通过网络揭丑以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网络揭丑现象日渐盛行。

宽松的媒介环境。到19世纪后半期,美国大众化的商业报刊出现,报刊越来越独立于政治,他们对国家政治的报道也更趋于客观、独立和理性。报纸“反对特权阶级和公众的掠夺者,绝不丧失对穷苦人的同情……”正是在这样宽松的媒介环境下,大量的报刊记者面对丑恶的社会现象,拿起手中的笔对政府官员腐败、金融黑幕、垄断财阀巧取豪夺等问题进行了无情的揭露,从而兴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“黑幕揭发运动”。

改革开放以后,我国的政治环境和媒介环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尤其是互联网媒体出现后,媒介环境更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网络的开放性和包容性为网络揭丑提供了生存的土壤,互联网成为民众表达自己利益诉求和各种意见的公共话语平台。互联网体现言论自由,提高了公民参与政治的能力和机会,提高了受众参与社会监督的热情。尤其是博客作为数量庞大的民间传播力量崛起后,逐渐成为一系列重大揭丑事件的发起者和推动者,普通公众包括弱势群体、边缘群体也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。宽松的媒介环境使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利用网络的力量,将一些黑暗、腐败的现象晾晒于互联网上,让它们接受来自社会各阶层的舆论评判。

揭丑目的相同。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是一场以期刊杂志为主体的旨在揭露丑闻、谴责腐败、呼唤正义与良心的运动。在扒粪运动初期,一般的黑幕揭发文章仅仅只是展现反常、骇人听闻的现象,天灾、人祸、暴力、丑闻曾一度充斥着杂志版面,尽管都带有批评的意味,但依旧是一味地罗列事实,重在揭露,并未指出解决的办法。随着“扒粪运动”的深入开展,他们开始调查造成腐败的原因,深入了解是什么造成了这些腐败现象。“扒粪运动”的重要人物林肯·斯蒂芬斯在他的自传《林肯·斯蒂芬斯自述》中说道:媒体应当考虑这些腐败是怎样发生的,如何制止、清除腐败,新闻媒体的职责是什么,怎样才能保持社会稳定、使之良性发展等等。“扒粪”运动揭露出社会的种种黑暗的确令人触目惊心,但它的目的不是从根本上动摇、推翻美国的社会制度,而是相反,是促其自我调节、改革,从而更加稳定。

无论是“躲猫猫”事件还是三鹿的三聚氰胺事件,网络揭丑的目的也都是旨在通过揭露腐败来推动社会公平正义,促使社会在正常的轨道上稳定健康地发展。网络揭丑者通过网络把事件由表及里地揭露出来,引起大家的关注,促成社会的变革,从而推动社会的法制化和规范化,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进程。

都起到了社会监督的作用。“扒粪运动”的大规模舆论监督与其他的社会力量会合,促成了史称“进步主义”的改革,有效地遏制了当时美国社会丑恶现象的滋生蔓延,为今天美国的繁荣稳定奠定了基础。厄普顿·辛克莱的《屠场》揭露出芝加哥肉类工厂的肮脏黑暗令人震惊,据说老罗斯福总统从此不敢吃香肠,并导致了政府制定通过《食品卫生法》。“扒粪运动”促成的社会改革如潮水般涌现,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政府陆续出台了纯净食品和药物管理法、肉食检查法、反托拉斯法等各种法律,在妇女选举权、住房、教育、劳工、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等方面都做了重大改革。这些措施,有力遏制了腐败的滋生,迅速缓解了已成剑拔弩张之势的社会矛盾。

网络的开放性允许网民充分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和各种意见,并通过对腐败事件的报道,迅速纠正社会上的腐败现象和不正之风。网络媒体一方面保障了公民言论自由和知晓权、接近权的实现,同时也提高了受众的政治参与热情,促进了社会民主化的进程。网络揭丑促进了新闻发言人、信息披露、反腐等制度的建立;农民工、城市弱势群体逐步开始受到媒体的关注和“道义”扶助。网络揭丑正在发挥它天生具有的强大舆论力量,成为促进改革深化、推动社会进步的新动力。

揭丑的主体不尽相同。美国扒粪运动的主体是期刊杂志的新闻记者,如《麦克卢尔》的创始人塞缪尔·S·麦克卢尔、《世界主义者》的记者戴维·格雷厄姆·菲利普斯、《角斗场》的雷·贝克等。他们面对当时美国社会的种种不公与腐败现象,凭借高度的责任感将丑恶的事实真相展现给公众。他们不畏强权,坚持正义,甚至美国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挖苦他们是“扒粪男子”。

网络揭丑的主体有两种:一是新闻从业者中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记者,二是众多的网民。来自网民中的揭丑者则是网络揭丑的主体,他们往往是行业内人士,他们自揭及自爆行业内幕,他们对自身行业的熟悉程度是他人难以比拟的。参与网络揭丑的新闻记者也往往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,他们一旦从网络中捕获到一点新闻信息,就会马上跟进调查,直到查出个水落石出。

揭丑的对象不尽相同。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是一场旨在揭露企业丑陋行径、弘扬正义的运动,其揭丑的对象主要是那些损害公众利益的垄断企业。当时美国的很多行业及企业财团都遭到新闻记者的揭露,如美孚石油公司、洛克菲勒公司以及美国屠宰行业、食品行业、制药行业、金融行业、保险行业等。著名的《麦克卢尔》杂志记者埃达·塔贝尔花5年时间调查并写了15期报道,最后汇编成《美孚石油公司史》,揭露了美孚公司在石油垄断战争中的间谍乃至恐怖主义行为,最终使得美国政府根据1880年的《反托拉斯法》起诉美孚石油公司及其下属的70个相关企业,最终使得美孚石油帝国解体。

网络揭丑涉及的范围比美国的“扒粪运动”要大得多,其揭丑对象不仅有像三鹿、玖龙纸业等这样的企业,也有周久耕、陈冠希等政界和演艺界人物,有的是地方政府部门,甚至是警察、法官等法律的执行者。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,各种矛盾比较突出,人民的民主意识逐步增强,网络的开放性和草根性为网络揭丑提供了有利的平台,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联手更增强了网络媒体舆论监督的作用。

媒体传播方式不同。“扒粪运动”的传播媒介主要是期刊杂志,当时的杂志发行周期长、容量大,不追求新闻的实效性,这恰好迎逢了揭丑报道需要长时间调查采访的特点。因此,揭露性杂志盛行一时,杂志在揭露贪污、腐化、犯罪以及奸商操作性市场方面走在了报纸的前头。

驻马店订制工服

韶山工服定制

蛟河工作服制作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