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箱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箱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校园怪谈之我的邻居不是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7:46 阅读: 来源:机箱厂家

隔壁的电视很古怪

诡异程度:★★★★★

恐怖指数:★★★★

隔壁邻居:白鞋

为了考研,我在外面租了间房子自己住,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典型的违章建筑了,我住6楼,对面楼和我的距离不到两米,我连对面楼的邻居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但我却很讨厌他。

因为他整天24小时,永不停歇地开着电视,而且只看该死的新闻台。

天这么热,我不可能不开着窗,每次都听着他的晚间新闻入睡,每天都被他的朝闻天下吵醒。

我是学理科的,所以我不喜欢看新闻,不喜欢别人的噪音干扰我。我恨死他了。

可我每次怒火冲天地跑下自己的六楼,再豪情万丈地爬到对面的六楼,然后气急败坏地敲他家的门时,从来没人开门,即使我敲门敲得他隔壁都出来了,也没人给我开门。但我可以肯定,绝对有人在家!

为什么,因为,我不但可以从家里听到他的电视声音,而且,从窗口,还可以看到他的电视屏幕。每当新闻台插播广告时,此人就会用遥控器换台,换另一个电视台的新闻节目,我从电视屏幕上看得清清楚楚——留意他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但窗户太小,我窥视他家时,只能看到一台放在架子上的电视,还有沙发的一角,那个看电视的人长什么样,我真的没见过。

我太讨厌此人的电视声了。

他把电视的声音开得过大,这是一种扰民行为;其次,就算他从来不出去,是个宅男天王的话,也不可能24小时不合眼吧?

我必须制止他,我必须制止他这种24小时看虚假新闻的卑劣行径。

拿着一把可以截断钢筋的钳子,我在晚上十点的时候走到了他家门口。没必要再敲门了,这次,我是来作案的。

“咔嚓!”我剪断了电表箱上的锁头。

“咔嚓!”我剪断了他家的电线。

“咔嚓!”我剪断了他的闭路电视线。

我提着钳子下楼,带着爽朗的心情,回到了家。没有噪音,果然不一样,我觉得天气都没那么热了。

上床睡觉前,在卫生间洗澡时,我突然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后悔了。

万一他是个聋子怎么办?!万一他是个只能整天坐在沙发上的高位截瘫怎么办?我是不是夺走了他惟一的乐趣,我是不是破坏了他惟一的消遣……

草草洗完澡,我带着这样的疑问进入了梦乡。

半夜,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,不需要睁眼,听声音,就不是我的手机,应该是……固定电话,我哪有固定电话啊?

突然,我像被凉水泼了一般地从床上坐起来!我打开灯,寻找着“铃铃”声的来源。这声音……好像来自于沙发旁边的墙里。

没错,确实是墙里,不是隔壁,隔壁的声音不会如此之大。墙里有电话?!我不是做梦吧!

我搬开沙发,发黄的墙壁露了出来。确实,墙上有个地方的颜色和周围有些不同……我用手指试探着推了一下,竟然有弹性……这只是一张纸!用手把白纸全部撕掉,露出的是一个方形的洞。

洞里面,一部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的黑色老式电话正在拼命地响着……我伸出手,慢慢握住了听筒……奇怪,这电话上并没有什么灰尘。

小心翼翼地,我拿起听筒,放在了耳边。我没吭声,那边也没有声音,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“唉……”我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。

要说此时我说一点也不怕的话,肯定是假的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看电视?”又过了许久,话筒里传出这样一句。

“你是……对面的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我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
“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看电视?”他的声音突然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小学校长——我最恨的人之一。

“为什么!因为,你吵到我了!为什么你要24小时都把电视开那么大声?”想起小学校长曾经无数次地掐自己的脸,我的声调马上提高了很多。

“我没有别的事可干,只能看电视。”他的声音变得好奇怪,像一个正在弯腰捡东西的老头在说话……我听得非常难受。

“如果不是你把声音开那么大的话,我也不会切断你的电线,是你电视的声音先吵到我的,而且我几次找你也不见你开门,是你逼我这样做的。”

“我开不了门,我能做的,只有看电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只要那台电视开着,我就无法不看。”

“现在,你给了我一个离开的理由。”

“你到底说的什么,我根本听不懂……拜托你讲清楚一点好不好。”

“你会后悔的……”他把电话挂断了。

仿佛做梦一样,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的话筒——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,话筒和电话之间,竟然没有电话线连接着?我从墙洞里拿出这部黑色电话,机身上竟然也没有任何电话线缆。有这么先进的老式无绳电话吗?

穿上拖鞋,我走到窗户旁,看着对面那间已经没有电视声音的窗口。此时里面漆黑一片,似乎从未有过任何生命痕迹一般。

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?!我又躺回床上,头疼,真的让人太头疼了。

直到凌晨4点左右,我才睡着。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被熟悉的声音的吵醒了。

“以美英法为首的多国战机对利比亚进行空袭……”

“见鬼!你丫这么快就把线又接上了!”我闭眼骂了一句。可当我睁开双眼,新闻声又没有了。

一觉睡到下午,我才被尿憋醒。从洗手间出来之后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我觉得仿佛缺了点什么。咦,昨晚的那个电话呢,明明放在桌子上,现在怎么不见了?我搬开沙发,沙发后面的洞……现在没有了……只剩下发黄的墙壁。这一切都是梦吗,我揉着太阳穴。

我洗漱一番,准备出门觅食。把门反锁上的时候,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。应该是我饿得耳鸣了吧,我快步下楼。

吃过饭,瞎逛了一通之后,就打道回府了。

还没走到家门口,我就听到了一阵电视的声音,“日本福岛核电站今天……”新闻,又是新闻。

我出门的时候,可是从来不会开着电视的啊。隔壁也没人啊,是谁在看电视?!

难道……我屋里有人!?跑上顶楼,我捡了块砖头。一夫拿砖,万夫莫当——这可是古训啊!

我右手抓牢砖头,左手掏出钥匙,括进钥匙孔旋转。门开了,电视播报新闻的声音扑面而来。

但房间里并没有人,只是……我那很久没打开过的小电视里,正在播放着我最讨厌的节目——国际新闻。

原来,昨晚并不是梦。因为,他已经跑到我家来看电视了……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