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箱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箱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在爱情的旗号下堕落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53:52 阅读: 来源:机箱厂家

我一直记得老胡第一次把丝丝带到我面前的情形,正是晚春的中午,阳光不安分地透过娇嫩的树叶,照得街道上影影绰绰。丝丝很高兴地用几乎是蹦跳的步子走到我面前,喊了我一声姐姐。

老胡的妻子那时已经是肺癌晚期,他昏天黑地地奔波在工地和医院之间,没有时间管丝丝,更不放心让丝丝一个人晚上呆在郊区的别墅里,丝丝就读的那所全省有名的高中没有寄宿的先例,他每个月花两千块在丝丝的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,再付给我每个月一千元的薪水,于是我成了十六岁女孩丝丝的特护,做饭洗衣有钟点工,我的任务就是偶尔辅导她,和她一起住,如果可能,适时引导一下她的思想动态,这个年龄的女孩多半叛逆。这是老胡的原话。

看得出,丝丝很喜欢我,我了解一个大四女生对一个高一学生的吸引力,而且我学习成绩优异,衣着时髦,拥有最光鲜活泼的青春。所以丝丝特别盼着过周末,可以不上自习,她上医院看望一下妈妈,就来缠着我,陪她逛街,出去玩,讲述在她眼里,我的分外神奇有趣的大学生活。

我渐渐明白现在的孩子对于一个长期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的情感,她会感到焦虑和难过,甚至很不负责任地想逃离那种情景,所以我能感觉到那阵子她的脆弱,因此她更加依赖我。

所以当丝丝有一天意外回来取东西,发觉有个男人在我房间里时,她并没有很惊讶,甚至做出很理解的样子,隔着门,我听见她清晰的声音,“姐姐,你不用起来了,我拿了东西就走。”她用了起来两个字,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后来丝丝问我,“姐姐,你的男友是你同学吗?”

我犹豫了一下说是啊,她说那改天你介绍我认识一下好不好,我要看看一个什么样的哥哥,能不能配得上姐姐你。我还是答应着,然后改口说那不行,等你放假了再说吧。

丝丝说不知道到时候我们还在不在一起呢,说得我心里一凛,我当然明白,那也许就意味着她的妈妈永远离开了,老胡就有时间陪她了。

老胡再给丝丝送各种营养品来时,我把丝丝的话转述给他听,老胡叹息了一声,说小靖,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帮我,我多么害怕丝丝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我抱住了老胡,我已经后悔了答应老胡,用这样的方式接近丝丝,曾经我们的想法很纯粹简单,无非是老胡只舍得把丝丝交给我,丝丝的妈妈去世前,我决不暴露自己的身份,而有了这段时间的交往和感情,以后我再以老胡女友身份走进他们的生活,她接受起来会容易很多。我们一直隐瞒得很好,老胡对丝丝说,我父亲是老胡公司的一个老职员,他得以认识了解我,所以请我来暂时帮他。事实上老胡并没有撒谎,我父亲去世前的确是跟老胡做事,后来我成了孤儿,上高中和大学的学费都是老胡出的,但是我对老胡,没有半点报恩的意思,我喜欢年长的男子,而且深爱老胡,我说的是那种毫无保留的,为了他不顾一切的爱情。这一点我没有说过,恐怕连老胡自己都不相信。

事情的变化几乎戏剧性,老胡妻子的病情居然有了很大的起色,这是个叫医生都连连称奇的奇迹。

那天我的心情很糟,丝丝却兴奋得像只快乐的小鸟,突然地,有个想法在我心里蠢蠢欲动起来,假如老胡会为了丝丝辜负我,我也有办法从丝丝的身上人手,找到扭转乾坤的契机。

我把老胡的名字隐去了,把我和老胡的故事讲给丝丝听,我得承认,那时我是没有半点夸张表演的成分,甚至一边讲一边流泪,的确,老胡带给我的,是生活的再造,对于爱情,从我懂事那天起,我信奉一句话,没有崇拜就没有爱情,我崇拜老胡,崇拜他内心那种异常的柔软,我讲这些给丝丝听,是期待如果有一天我和她的妈妈站在同一个平台上,也许她会对我少一分厌恶,多一分理解,即使这样简单的微妙变化,都能让老胡更加有勇气站到我这边来,我相信老胡对我的爱情,如果不是丝丝和道义,他会毫不犹豫地奔向我。

我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是丝丝的热烈响应,她说姐姐,你的爱情观点和我的一模一样哎,我也信奉那句没有崇拜就没有爱情的格言,我身边的同学好像都喜欢那些装酷的小男生,我根本就嗤之以鼻,男人只有像我老爸那样,幽默、风趣、有品味,而且坚韧,才有魅力,你知道不知道,有人说父亲是女儿的第一个情人,我将来的那个他,模板就是我老爸。

我心情复杂地听丝丝的高谈阔论,心里却暗暗思忖,现在教育的重要性,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,任何忤逆反叛,有悖常理的事情都不足为怪,他们甚至讥笑旁人的小题大做。那对于我和老胡呢,丝丝为我加油,说小靖姐,你真是太了不起了,这才是爱情。

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一种观念对孩子未来有什么样的影响,我只是像钻了牛角尖一样,太想为自己,做好将来的一个铺垫,仅此而已。

老胡还是偷偷来,他把车停在远处的停车场,步行过来,他和我有充分的时间躲过丝丝,我和老胡都有些心照不宣地沉默,本来一切能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结果,可是现在变了,事情很恶俗地向着我们都不愿意出现的局面发展,突然地,两个人都觉得异常无奈。

有一天老胡终于提出来,说马上要暑假了,丝丝该回家了。

这样的话在那样一次抵死的缠绵之后,显得格外刺耳和难堪,好像丝丝一下变成了筹码,谁拥有她,谁就能多几分胜算。

我问老胡那我呢?我该去哪里?

老胡很吃惊,小靖,你一向不适我的,丝丝还小,我们起码等到她能接受的年纪。

我哭了起来,是不是我逼你,你就彻底放弃我?你怎么就不知道丝丝接受不了,我像她那样的年龄,已经偷偷爱上了你。

老胡一下慌了神,小靖小靖,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从没有想过放弃你,我爱你超过任何人,可是丝丝是我的孩子呀。

我心痛地说不出一句话来,我不想这样折磨老胡,可是为什么到了现在,我也像这种故事的寻常女孩,控制不了要尽快索取一个结果?

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丝丝早恋了。

我无意中在她的书包里发现了避孕套,显然那是一盒已经开封用过的。

我一下慌了神,急忙打电话叫老胡来,我怕极了,隐隐的,我开始害怕丝丝是不是受我那些理论的影响?

丝丝回来时,老胡装作很有礼貌的样子,说他有话要跟丝丝单独谈,我忐忑不安地关门出去了。

我一个人在小区里转了好大一会儿,实在不放心他们,我担心老胡会因为盛怒,动手打丝丝,更害怕丝丝会把我扯进去,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,无论我和丝丝的观点如何相同,我和丝丝是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,因为一开始我就为了爱情,对她存了不轨的心机。

我站在门口,能清晰听见里面传出的激烈争吵声。

丝丝几乎是在喊,“你打死我,我也不会告诉你,那个人是谁,我喜欢他,爱他,他大我好多,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爱我。你不是要我跟小靖姐姐多学习吗?她十四岁就喜欢上了一个几乎能做她父亲的男人,司是你看她照样考名牌大学,为了爱不顾一切,我也要做她那样的女孩。”

我的脑袋在嗡嗡作响,我猜的一点不错,这个傻孩子终究还是把我拖了进来,关于和她说过的话,我对老胡只字未提,我仿佛看见我和老胡之间正有一条裂痕在渐渐,渐渐裂开,像突然而至的地震。

有些东西是不能触及的,比如对丝丝的呵护。我从前誓言旦旦的无条件维护在铁的事实面前,在老胡的内心,早已经成了口是心非的罪证。

这些无形的戒律也许谁都可以破坏,惟独我不可以,他把我当作情人的那天,就这样想了。

所以接下来我对自己听到的话,并没有感到多么震惊,老胡在说,孩子,我不管那个人是谁,如果我早知道吴小靖是那样的女孩,爸爸决不会选择你跟她在一起,如果她爸爸还活着,一定会像我一样,狠狠地,向死里打她,打醒她。

也许老胡说的话有违心的成分,他爱女心切,可是我还是听见了自己心底啪啪的声响,像皮肉撕裂一般,他的话一点没锴,如果我爸爸活着,他一定会向死里打我。

那个夏天的黄昏,我走在酷热的空气里,突然觉得自己像十四岁时一样绝望,不再知道该走向哪里。

我没有要老胡给的补偿费,一个人提着简单的行李,大学毕业后,去了遥远的南方。

后来听说老胡的妻子很快就死了,老胡也并没有找我,也许在他,最不容忍的是我玩弄的伎俩,即使打着爱他的旗号。

有一天接到了一封老胡的邮件,他抱着试试的态度发的,他不能肯定我是不是还在用它,信里他说了一件叫他震惊万分的事情,丝丝那年并没有和某个有家室的老男人恋爱,更谈不上避孕,她早在把我和老胡堵在房间的那次,就洞察到了我的那个他是老胡,于是她杜撰了一个男人,胁迫老胡和我决裂。

我轻轻把那封信拉人了垃圾箱,那又怎么样呢?

没用的。

不是丝丝把我们分开的,这些年老胡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苹果花开的时候,一个蒂上会有四五朵花之多,一般只保留两朵,待到托蒂结果,会剩下一个,即使留着,也会被挤掉,甚至两败俱伤。

如果说错,恰恰是因为我想在别人的花蒂上开出鲜花来,在我结识老胡时,这个恶因已经注定这样的结果。

我只是难过,我还是伤害到了丝丝,我宁愿她真的爱上过一个男人。

一个十六岁女孩的城府,让我在酷夏感到彻骨的冷,而更让我内疚的是,她会带着这种爱恨交织,折磨自己一生,而我也因此永远不会快乐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