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箱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箱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简政放权国家发改委去年行政审批减至25项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4 06:48:45 阅读: 来源:机箱厂家

简政放权 国家发改委去年行政审批减至25项

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3年一年,国家发改委共取消、下放和转移49项企业投资项目核准事项。而此前的2002年—2012年,国家发改委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也不过52项。

从车水马龙到门可罗雀,毫无疑问,国家发改委的冷清是近一年来简政放权的最好体现。

去年全国两会后,推进政府自身改革,成为新一届政府办的第一件大事。国务院召开第一次常务会议,主题就是给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分解任务、确定完成时限。

时针指向2014年,国务院新年第一次常务会议的主题依然是简政放权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3年一年,国家发改委共取消、下放和转移49项企业投资项目核准事项。而此前的2002年—2012年,国家发改委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也不过52项。

这与国家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司副司长欧鸿的说法极为吻合。据欧鸿介绍,过去一年来,国家发改委简政放权力度较大。经测算,取消和下放后需报中央管理层面核准的项目减少了60%。

按照国务院的要求,国家发改委公布至今还保留的行政审批目录为25项,屈指可数。被称为“小国务院”的国家发改委此前一直因为管得过多饱受诟病,但这一轮改革,国家发改委却被看做是简政放权的新标杆。

自我革命

马年伊始,2014年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召开,简政放权依旧是国务院新一年工作布局的首项议程。

2月15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》,决定再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项目和18个子项。随后,各部门相继公布了其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。令人眼前一亮的是,国家发改委行政审批项目减至25项,算是彻底放权了一次。

2013年的全国两会期间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许诺,在本届政府任期,要把现有的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削减1/3以上。

承诺随后开始兑现。2013年4月24日和5月6日,国务院两次取消和下放共计133项行政审批事项;5月15日,104项取消和下放的审批清单被公布,取消行政审批项目71项,下放行政审批项目20项,取消评比达标表彰项目10项,取消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3项。

国家发改委的改变也始于2013年。

这一年3月16日,国土部原部长徐绍史走马上任国家发改委主任,面对新的工作,他坦言“责任、压力都很大”。过去在国土部进行过大刀阔斧的改革,徐绍史给外界留下的印象很深刻,尤其是在土地、矿业权上的改革。

但面对国家发改委这块“硬骨头”,徐绍史不得不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——革自己的命,放自己的权。国家发改委的决心让牵头机构改革的中编办也期待不已——在简政放权上,要求国家发改委“放得要彻底、干脆”,不能拖泥带水。

根据规定,国家发改委审批的项目和资金范围涵盖农林水利、能源、交通运输、原材料、机械制造、城建等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。据统计,国家发改委在2012年4月19日—2013年3月21日就审批或核准了近1500个项目。

最新一轮机构改革始于2008年,那一次国家发改委将工业部门分拆至工信部。再往前的一轮改革是2003年,那一年国家体改办被撤销,国家发改委保留了一个体改司。但两次改革均不彻底。

时至今日,国家发改委兼有审批权限的部门还相当多,除基础产业司外,还有相当一部分司局保有对项目、价格等方面的管理权。但从2013年开始,国家发改委逐步淡化审批项目,强化其他宏观调控功能。

建立负面清单制度

在市场化改革中,国家发改委怎么转型?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的回应是“减少审批”。他认为,要想推动企业转型升级,政府首先需要转型。

于是,新的变化终于来了。自2013年以来,拜访国家发改委的地方负责人少了。

有人认为,中国的改革,在一定意义上要看国家发改委这个部门本身改革的变化。历次改革,国家发改委都是大家议论的焦点,因为它管投资、管审批事项,权力比较集中。

改革已迫在眉睫。因此,在国家发改委“三定”中,第一部分“职能转变”比任何一个部门的要求都多。

管得过多、过细,只是问题的一方面。专家认为,国家发改委也有加强完善职能的必要,如亟待增强经济预测职能。

加强也是改革。放权大戏刚刚启幕,如何避免各种变相审批现象,外界同样担心不已。“从数字上看,过去十多年来国务院减少了近2500项审批事项,但外界的感触并不明显。”社科院法学所宪法行政法室主任周汉华曾表示。

曾有国家发改委的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,虽然本轮改革针对国家发改委的力度很大,尤其在重点行业的大型项目投资上,国家发改委的政策空间收缩较多。但在现实中,国家发改委往往可以通过前往地方进行项目指导等形式,继续保持对地方项目投资的实际影响力。

由此可见,审批改革后,不少部门将职能转向监督,但具体如何监督,并没有明确的规范。削权改革后,地方政府与企业的自主权增强,中央则需要加大对经济的宏观统筹力度。

“放权的同时,还需其他部委配合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,“投资核准不只涉及一个部门,相关各部门是否能够同步取消审批也很关键。”

“审批改革能否成功,最初取决于领导人敢不敢把它废掉。但是废掉之后,最终还要看能否建立有效的管理制度。”汪玉凯说。

近日,国务院下发通知称,各中央部门应通过官网向社会公开现存的审批事项清单,以锁定审批“底数”。“各部门不得在公布的清单外实施其他行政审批,不得以其他名目搞变相审批,杜绝随意新设、边减边增、明减暗增等。”该通知称。

截至2月21日,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央行、国土部等部门的现存审批权力清单已渐次公开。其中,国家发改委公布的行政审批事项目录保留了25项,涉及能源等领域的国内、外项目审批。

该通知还称,要改革行政审批的管理方式,逐步向负面清单管理方向迈进。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滨认为,行政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建立负面清单制度,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

防盗门

立式湿式电除尘器

新加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税收费用

宾馆服务员工作服

相关阅读